首頁 > 國內外商標業務 > 呷哺呷哺商標成唐僧肉,品牌維權路也有八十一難

呷哺呷哺商標成唐僧肉,品牌維權路也有八十一難

知名餐飲公司呷哺呷哺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呷哺呷哺公司)于近期,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起訴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團)及武漢市青山區吧哺吧哺火鍋店(簡稱吧哺吧哺火鍋店)商標侵權,索賠50萬元。

呷哺呷哺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在經營過程中發現吧哺吧哺火鍋店在美團網上以“吧哺吧哺”的名義銷售團購火鍋套餐及代金券,令消費者造成混淆,使消費者誤以為吧哺吧哺火鍋店提供的服務與呷哺呷哺公司存在關聯關系,侵害了其依法享有的商標專用權。

01人紅是非多 呷哺呷哺很受傷

據悉,這并不是呷哺呷哺公司第一次起訴團購網站了,2013年,呷哺呷哺公司曾向北京法院提起訴訟,起訴北京窩窩團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窩窩團)及石家莊呷哺餐飲有限公司。

呷哺公司稱,石家莊呷哺餐飲有限公司在窩窩團網站上以“陽光呷哺”的名義進行銷售團購火鍋套餐的行為,其提供的服務和經營業態與原告提供的極為相似。

后法院做出判決,判令呷哺呷哺公司勝訴,要求石家莊呷哺餐飲有限公司停止侵權行為,并向呷哺呷哺公司賠償經濟損失12萬元。法院同時判令,窩窩團公司無主觀過錯,不應承擔賠償損失責任。

餐飲企業中被抄襲的重災區并不只呷哺呷哺一個,從呷哺呷哺維權的案件中我們應該思考更多。

02山寨商標花樣多

1.模糊品牌樣式
市場上假冒、仿冒知名品牌現象嚴重,手法變化多端,形式多樣。突出表現為在商品名稱、包裝、裝潢以及餐廳名稱中使用,來混淆消費者的視聽。據了解,經過處理的品牌名稱也能申請商標注冊,一旦注冊成功也可以進駐商超正常運營。

2.原封抄襲
原創品牌對外宣傳過的產品信息,經常會被模仿者直接照搬到自己的產品上,或者成為山寨品牌對外宣傳的點。

3.謊言套路
專業模仿機構的對外說辭也有套路可尋。比如他們會對消費者謊稱原創品牌是他們的代理商,或者說他們和原創品牌曾是同一家公司,后來分家了……通過這種方式,也能達到混淆真假的目的。
03品牌維權有難度

1.抄襲者更換場地,原創品牌難發現。比如,北京的海底撈很難查詢到遼寧某地有一家海里撈,和自己名字近似的餐廳,維權更無從談起。

2.知名餐廳想要維權,不僅難度大、成本高,得到的賠償往往仍無法彌補所受損失。眾多知名餐飲企業維權案例,發現最后獲賠金額往往都很難彌補企業所受損失,而個別因假冒餐廳造成的名譽損失則無法估量。

3.相關部門打擊力度較小。按照商標法規定,除非有權利人受損,或侵權人獲益的證據比較確鑿,否則賠償金額并不高。

4.取證方面存在難度。如果山寨餐廳僅抄襲商標或廣告詞還較容易取證,但店內裝潢設計等難界定的元素遭抄襲,一方面政府有關部門無法分辨,另一方面也不便取證,維權起來更是無門。
04餐飲企業如何扎緊防范商標侵權的“籬笆”

1.全面布局,完善注冊商標
餐語餐謀認為,作為商家預防商標侵權,首先要做到注冊商標,最好在相近類別或者全類注冊,連同同近似商標在相關類別進行注冊,全面布局,預防侵權。

外婆家從2005年起就開始大量注冊商標,比起花大價錢買回域名的做法,注冊商標的成本其實要低得多。另外,外婆家還開始為國際化鋪路。目前,外婆家已經在東南亞注冊了商標,韓國的商標也正在注冊。

2.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意識
商標作為餐飲企業的無形資產,在日常經營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必須受到強烈的重視。企業必須學習研究《商標法》等相關法律,用法律的武器武裝自己,時時刻刻保護自身的合法知識產權,同時以防侵犯他人的合法知識產權。

3.走訪市場,加大調研力度
餐飲企業應該定期對不同城市進行調研,挖出山寨品牌,進行正當維權。

例如,外婆家每到一個地方,率先打假,之后再開新店。從2008年起,外婆家成立專門的打假辦,對全國各地仿冒使用“外婆家”商標的餐廳發起訴訟,截至2015年底共打掉72家假冒門店,其中向當地法院提起訴訟的有68家。

4.提高模仿難度
通過產品創新迭代,提高產品制作的復雜程度的方式,打造核心競爭力,實現始終被模仿,無法被超越。另外可以學習巴奴毛肚火鍋,進行品牌升級、店面升級,這兩招就無形中拉高了被復制的成本和門檻。對于仿冒者來說,不是學不會,而是不敢學。

5.建立供應鏈壁壘
餐飲的競爭,很重要的一塊就是供應鏈。深入供應鏈源頭,就是在依靠供應鏈的優勢,切入餐飲行業。這意味著能夠更好的控制成本、把控品質,以及穩定的供給。很多同品類的競爭對手,都是從他下級代理手中拿貨。產品可以模仿,但供應鏈壁壘,短期無法被模仿。
來源:餐語餐謀訂閱號